松風*水月

灣家~ 主葉藍

傭兵小paro

*大綱文

*OOC

*基本上跟POL大的傭兵系列無關XD(但是我想多少有被影響一點XDD葉修的槍剛好挑一樣)


====


叶修匍匐在长草间,探了探地势,往前一攀翻身滑铲加翻滚,拎着M16A4极其安静地落进被杂草与树丛掩盖着的小帐篷。

等待已久的後勤熟练地迎上来,叶修扣住来人下颚,吮了口对方嘴唇,在怒目的逼视中清枪退弹。

「火气好大啊小蓝。」轻声在蓝河耳边笑道,顺手把枪搁到一边,按着对方的手帮自己退下腰间携弹带,继续深入地吮咬着那个不自主加重喘息的软舌。

「你够了啊!」一把扯下腰带地往後退开,蓝河脸微红地用手背抹去牵丝的唾液,「方锐呢?」

「居然惦念着别的男人,方锐很自觉去伍晨那坑了,我们就不要辜负大家好意的来个一...」

「闭嘴!!」蓝河愤怒的抓过乾粮包装没拆就往叶修嘴里塞,是谁每次强制绑定後勤,然後又在其他人面前动手动脚到众人受不了自觉让开啊!

看着蓝河每次害羞就泛红的耳根,叶修笑笑地靠背坐下,拆开包装啃了起来,「压缩饼乾真难吃啊,回去後来个上次那个什麽蔘鸡汤跟雪花糕吧。」

蓝河换着弹匣没好气,「我记得谁跟我说过你以前超不挑食?」

叶修灌了口水,「没办法,谁叫嫁了个厨艺好的呢,嘴都被养叼了啊。」

蓝河想说什麽,梗了一下後没反驳,「...那你还是早点从一线上退下来吧,出任务可没得挑。」

半天没收到反应,蓝河放下弹带换了绷带走过去,看见叶修撑着下颚看着他,蓝河闪了下视线,才又对回去叶修那黑得发亮的眼,「干啥?」

「虽然我很想说好想干你啊...」被绷带砸了一头,叶修捡起药品的笑,「真是,想当初我跳进坑里还被你拿着刀抵着呢。」

蓝河气结,「那种状况下谁都会被刀抵着吧!」

叶修笑着,脱下上衣让蓝河上药。


当年叶修被陷害脱离嘉世兵团,自己在外面靠着以前经验跟人脉接点单兵任务做做,没想某个任务内容恰巧跟蓝雨佣兵团的部份重叠,自己观察了下,找到兵团补给点的就这样闯了进去,里面驻点的正是蓝雨後勤部队之一的蓝河。想当然自己一跳进去,就被人给抽刀擒拿术按在了地上。叶修是不挣扎才被人按在地上,但看到刀子往自己脖子招呼来当然还是得顾一下老命,借力扭腰反手便把对方反压制在地面。看到小年轻作势要自尽连忙把人给放开,顺便感叹一下蓝雨的孩子最近也激烈了起来啊。

後来叶修解释了半天後打劫了蓝河的通讯机,让喻文州帮他证明下清白,顺便再从正要撤离的蓝河这里摸走三盒ACR弹匣。蓝河对此耿耿於怀许久,自觉对不起蓝雨对不起蓝溪阁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直到偶像黄少天出现注意力转移。

後面不知怎麽的,蓝雨跟叶修一手新拉起来的兴欣佣兵团合作起来,更不知怎麽,明明规划好叶修应该要去伍晨或者陈果那里,叶修每次都会半途改道然後撞上蓝河负责的中间补给通讯点,系舟跟曙光几个人说蓝河是百分之百遇上叶修设定,蓝河无言。

再後来某次合作任务,蓝河没有负责叶修的後勤,但在後撤时多留了两步,就那麽恰好,心惊肉跳地支援到了正被狙击手集火的叶修。

叶修调整了夜视仪,一片黑暗中被狙击手集火可不好玩,根据弹道几次尝试校正,还在观察间,却见一点微光在黑暗中霎地燃起,从山林中直直划出一道幽蓝色光迹。叶修吐口气,抬手便是弹道修正校准,开火,一个人影从树上晃了晃,啪沙落在地面。再根据附近的骚动,解决了剩下几个埋伏。

解决了狙击隐患,叶修翻到树丛後闭眼调息,天知道曳光弹点燃微光的瞬间,自己左胸那颗心脏,被那点光芒给照得,刺激得跳了好那麽一下。

蓝色曳光弹蓝雨专用,这次蓝雨带出来的,吃曳光弹的M4应该也不只一只,叶修直觉就肯定是蓝河手上那只。那发用的是微光型曳光弹,虽然距离吃紧,但在自己开火後,人应该已经安全退离火线了。

明明是後勤啊,叶修无奈,抱着枪阖眼微笑,夜风窸窣地拨动着叶片,自己心尖上那块软肉,被那点微光给照得热了起来,无法抑制地发烫着,不自主想着那人表情丶想着去逗弄与宠溺一个人的心情,自己竟然也会有。

任务结束後,叶修没有去跟蓝河求证曳光弹来源,只是每次跟蓝雨合作时,总是去跟喻文州凹着叫蓝河来支援,看着蓝河一脸「大神求放过」外加那点藏不住小心思小情愫的表情,自己心情总是意外的愉快。

当蓝河知道叶修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单兵顶峰叶秋本人时,整个人都不太好的让笔言飞跟曙光冰旋给密切观察了三天,至於这个不太好,里面复杂的成份太多,蓝河自己也说不出来那瞬间被震撼的自己是怎麽想的,更多估计是那点发芽的,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的东西在理智与情感间摆荡。

还没有厘清与想好的东西,被突如其来的这个重磅讯息给整个挖了出来,蓝河措手不及,他决定稍微给自己,对叶修这个人上,多一些距离去想想。古谚说人有旦夕祸福,这个考量却被绕岸垂杨在兵团内闹大的阶级分化意识丶以及对蓝河个人的私怨给打坏,春易老乾脆的上报喻文州,然後暂时的把这事件中被针对的蓝河分去兴欣支援一阵子,等这里的内部问题处理完再说。

蓝河就这样哭笑不得的被扔进了兴欣,本来是想闪着叶修,结果在某个合作任务里,被叶修强制告白跟接受(还滚上了床)。好吧,其实也没那麽强制...

「其实,被刀抵着也是种情趣啊。」叶修看着蓝河上药专注而低垂的侧脸。

蓝河有点施力的在伤处边缘黏上防水胶布,扬眉看着叶修夸大吃痛的反应,翻手抽了短刀看着叶修,「你只剩一小时四十三分可以睡觉,够情趣吗?」

叶修勾起嘴角,头上落下还带着蓝河体温与气味的外套,黑暗遮盖了视野。

「我说小蓝。」

「睡觉。」

「退役後,我们去哪国登记好?」

蓝河沈默了一下,叶修进入深眠前的恍惚中,才听见蓝河很轻的说,「都好。」

叶修微笑着进入短暂的小憩,是啊,都好。

有你,就很好。


fin.~

===

那個告白+滾床任務如果有時間可能會寫

以下私設murmur

葉修大概有三把槍替換...突擊步槍M16A4(應該就是POL大畫的那把),狙擊槍SV-98,第三把還沒想好...大概偶爾拿小藍的M4來玩玩

小藍私設拿M4,跟葉修在一起曝光後被曙光他們笑是情侶槍(不過這裡設定拿M4的人也很多就是了(國民槍(?))

另外沒寫的黃少天大概是用PSG-1(大概是喻隊找給他的XD)

某幾個比較大的補給點會有醫官在(小藍這裡沒有)


嗯,只是跟咩同學@小楓綾在腦洞高大的哨兵不知道為何就傭兵去了囧rz...不迅速寫寫腦子好吵Orz...所以大綱only哈哈哈...

评论(6)

热度(54)

  1. 一己之心松風*水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