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風*水月

灣家~ 主葉藍

(沒有H的)葉藍H二三事 - II

OOC OOC OOC

戒指老梗

筆力殘

--

11.(偷渡個不是h的腦洞)


藍河在冠軍賽前天就到了在會場周邊預先訂好的飯店。

看著螢幕上打出的榮耀大字,藍河在觀眾席上忍不住也酸澀了眼眶。

看著拿不住獎杯的葉修,藍河沒說什麼,多看了兩眼將他圍住的興欣選手,安靜起身就往場館外走去。

三十分鐘後,他在側門等到了那個帶著疲憊但滿足神情的男人身影。

藍河看了看錶,有點意外。

「不去記者會?」

「不了。」葉修咬著菸,伸手在外套口袋裡掏著打火機。

藍河默默把手探了過去,在口袋的狹小空間中,按住那輕微顫抖著的指尖。葉修抬眼,與藍河四目相交,溫暖清爽的肌膚觸感讓葉修不由輕聲喟嘆。

然後藍河從他手裡抽走打火機,「啪嚓」一聲,火光在兩人中間燃起。

葉修咬著煙頭深吸了口氣,呼出一口煙後終於放鬆下來似的笑道,「這好像是戒煙大使藍大大第一次幫我點煙?」

藍河握著那個帶有葉修體溫的打火機,反覆打了幾次火光出來,眼裡帶著那星火溫潤的轉頭看著葉修,「估計也不會有下次了,該戒煙了啊葉大大。」

葉修帶著些許恍惚的眼神看著那燃著的火光,「小藍啊,你這樣玩火機,倒是讓我想到那個什麼火的童話啊。」

藍河愣了下,反應過來的望著天無言,「那個童話結局不太好啊葉大大。」

葉修咬著煙笑笑,「是點三次火是吧?」

藍河看著葉修伸手過來,帶著輕微顫抖的手堅定的輕輕覆蓋住他的手背,輕聲說,「來,點第一次看看。」

藍河心底湧出些莫名的慌亂,他以前就不喜歡這個童話,隱隱的不安讓他遲疑了幾秒,在葉修稍微使力握住他的手背時,一焰火光在兩人手中亮起。

「嗯,當年離開嘉世,現在帶著興欣回來了。」

第二次火光跳起,葉修的聲音含糊的在耳邊響起,「第十賽季冠軍。」

第三次火光熒曄的在兩人手中跳動,不知道是葉修手指的關係、還是打火機燃燒的高溫,燒得藍河指尖有點燙。

「嗯,有點隨意了不過先這個抵著吧,」葉修悉唆的從另一邊口袋掏出冠軍戒指,精神極度耗損後神情透出了疲憊,卻不減眼中那清雋卻溫厚到似乎要滿溢出來的微笑與情感,「求嫁啊藍大大。」

藍河抖著手,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肯定超蠢的。

吸著氣,卻覺得整個人都透不過氣來似的,看著葉修遞到他面前的戒指,腦子裡想著是馬的那個故事結局是什麼他居然想不起來了,靠不管是什麼自己肯定不會讓他悲劇就是了。

藍河熄了發燙的火機,發狠似卻輕柔的反握住那拿著戒指的指掌,出口的聲音竟沒用的帶了點抖,「準了!」

葉修笑了起來,「現在手沒啥力,你可要握好了啊小藍。」

藍河狠狠地瞪著葉修,四目對視半晌後,藍河垂眼也笑了起來,難以表述的心疼、憐惜、驕傲、與被搶求婚台詞不甘心的甘心之間流動,各種情感的流交織穿梭,在胸口匯聚成無法形容的巨大愛戀與幸福。

握著葉修的手朝飯店走去,戒指交扣在他們相握的掌中,溫溫的亮著永不熄滅的火光。

----


也來作死,結局出了小藍就來補這篇其他H各種小藍呻吟的腦洞(那哪裡說的另一篇祭品估計還要寫很久還是先不列入好了哈哈哈)

评论

热度(15)